国家电力投资范霁红 | 我们不能出现第二个“中兴”!

2018-04-28 10:37:04 10


1524625855375929.jpg
1524879960511832.png
 

今天所强调的自主化一定不是关起门来什么都自己做才叫自主化,而是不受制于人。——范霁红 

1524880179788450.jpg

“第五届中国燃气轮机策者聚焦”大会今天在上海开幕!

本文摘自范霁红先生现场发言

人物

名片

范霁红,科技研发总监兼科技管理部总经理、核电和重燃专项管理办公室主任,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。担任中国核学会常务理事,核仪器设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浙江大学、重庆大学兼职教授,第四代核电论坛(GIF)高级产业咨询委员会成员。


2016年两机专项正式启动,把重型燃气轮机牵头实施的责任给了国家电力投资集团。

结合各类发电、电力结构情况,在发达国家,除了可再生能源在近年是增长以外,只有燃气轮机发电也是增长的。其余核电、水电等发电形式在整个发电的份额当中都是下降的。其中美国的贡献最大。

2000年以前中国燃机发电份额很小,二十一世纪以后,通过天然气的勘探开发以及LNG的进口资源的逐渐积累,推动了国内燃机发展。

随着中国燃机市场的发展,在技术上很多企业做出了努力。在制造上,形成了以哈电、东方电气、上海电气三大动力为核心,冷端部件制造和总装工艺装备已经达到国际水平。算上东汽燃气轮机,国产化率达到70%。在设计成套、检修运行、技术改造等等方面也都形成了相应的技术经验,有些方面还形成了标准。

1524880386167467.jpg

中国燃机轮机还无法实现自主化


目前存在的问题有,在发电市场上缺少自主产品,尤其在重型燃气轮机市场。虽然有R0110、CGT-60F等产品的开发,但是还没有走完研发、设计、制造、运行的完整流程。燃气轮机是一个严重依赖运行经验的产业,如果没有自己的机器完整流程,实际上就说明缺乏最重要的运行经验。

从开发上来说,还没有进行150兆瓦以上的产品开发;在设计实验验证、材料体系、加工制造等环节都存在短板,有很多是缺项。这是我们现在自主化面临的最大一个问题。

 世界燃气轮机技术还在不断地进步,产品更新越来越快。以前一个产品能够守5年到8年,现在可能两三年就能更新一款新产品。

这就要求你的研发投入进一步加大,不断地创新。缺少综合实力,研发到出产品的时间无法缩短,这就可能造成你研制出来的产品变成落后产品的原因。这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。

1524880546711733.jpg

 国家“中国制造2025”作为第一项工程,目标就是要实现自主化。

当然,其中对自主化没有一个精确的定义。可能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自主知识产权,但最近的中兴事件证明了,如果供应链不能实现自主化,即使你有自主的知识产权,最后你也不能真正的自主!

中兴开发的产品,交换机、机站设备、通信设备是自主知识产权,但是其供应链上用到的芯片、软件等严重依赖国外厂商,尤其是美国厂商,那么你就不能自主,你就要遵守美国的规则。

对燃机也是一样,如果你自己能设计一个产品,但是关键的材料、部件要依赖进口,实际意义上的自主化是无法真正实现的。

1524880544418035.jpg

我们要实现什么样的自主化?


有人说可以先实现低水平阶段的自主化,但这个建议存在争议,有的专家提出先做一款我们能自主完成的产品,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不断改进提高。然而这样一个产品恐怕是进入不了市场的。

我们前面提到了,燃气轮机是需要市场丰富运行经验的产业。如果不能通过用户的使用、不能通过大量运行经验的积累,何来改进呢?处在封闭市场中,通过政府的行政保护手段实现的自主化并不是真正的自主化。

自主化是在一个开放、自由竞争的市场上实现的。

 自主化与企业所面临的环境,甚至和国家所面临的环境也有关系。它不是一个yes和no的简单问题。今天所强调的自主化一定不是关起门来什么都自己做才叫自主化,而是不受制于人。

接下来,我们将通过中国联合重燃,由国家电投和三大动力共同出资成立的一家企业,来牵头实施这个自主化任务。

中国制造业发展很快,在很多其他方面已经实现了自主化。如核电装备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依靠。此外,凭借中国的巨大市场潜力,能让产品在其中不断得到应用和升级改进,最后达到国际一流水平。大家需要齐心协力朝着自主化发展目标方共同努力。

燃机国产化、燃机自主化这条道路能走下去,除了我们要有自主化的设计技术、制造技术,我们还要有自主化实验验证的能力和技术。

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、开放的市场,我们的门会越开越大,良性的竞争的环境将有利于刺激中国全方位的发展, 让我们拭目以待!

— The End —
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